北漂短视频博主“羽仔”迎国庆:北京带来无限可能

发布时间:2019-11-28 13:13:35

“我在北京。我带你去最近的北京。”一个娇小的女孩带着甜美的微笑被激动地介绍到镜头前。

9月28日,24岁的玉子拿着她的小相机,准备拍摄一段以国庆节为主题的短片。她是一名视频博客作者,拥有235万粉丝,拍摄了许多爆炸性视频,每部视频点击率超过1000万。

她来到前门日坛公园的胡同里,开车经过天安门广场,拍摄街道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无牙的祖父举起相机里的国旗,微笑着。她还要求许多人在唱“我和我的祖国”的同时说“我爱你,中国”。

2008年的歌曲《欢迎来到北京》让我在初中时充满了渴望。11年后,我成了北方的流浪者,想通过视频向每个人展示我眼中的北京。”9月29日下午,玉子坐在办公室里,开始编辑视频材料,以自己的方式迎接国庆。

“十一”假期期间,陈思宇将去青岛玩两天,但他也将承担拍摄任务。除了播放,他还会拍摄一段已经设计好的视频。

陈思宇正在编辑视频。由《新京报》记者吴宁拍摄

数千万普通人漂浮在北方

玉子,原名陈思宇,来自江苏,已经在北京三年了。她在烟台大学学习国际汉语教育。当她周围的每个人都选择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或公务员考试时,她选择了成为北票人。

2016年,她在北京的一家小型互联网公司找到了第一份实习工作,做一名新的媒体运营商,每天处理微信公众账户。毕业后,我换了几家公司,做了同样的事情。

你为什么想来北京?

陈思宇用坚定的目光看着《新京报》记者,用一只手捂住胸口说,“我觉得我属于一个大城市。”

她说她想更紧密地感受世界的变化,北京是最好的选择:“就像感受世界中心一样,它非常生动,不确定性也让我感到非常激动。”

当我第一次来北京时,陈思宇用了“乱七八糟”这个词。

她花了1800元和别人分摊房租,住在通州,靠近八通线的最后一站——土桥站。每天从公司的大望路回家,地铁1号线到八通线,不用担心错过车站,也可以在上班时得到一个座位,交通7元,每天上下班时间近3个小时。月薪6000元,不包括房租、水电和每日膳食。几乎没有储蓄,更不用说日常娱乐了。周末,租用的房子周围有一公里。

陈思宇仍然记得自己因为缺钱而感到尴尬和谨慎:“超市里的一个棉枕头要199元。我很久都不愿意买它了。”

走在建筑物之间,每个路过的人脸上都写着匆忙,她觉得自己很渺小。

有时陈思宇也很困惑。加班之后,她崩溃了,哭了起来。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必须快点完成我的工作。我和一个朋友约好吃饭。正当我准备吃饭时,领导的电话来了。所以她拿出电脑坐下来工作。余广丽推着杯子换衣服后,被她的朋友们逗笑了。晚饭后,他们还一起玩手游。

“我也想和他们一起玩游戏。我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直到今天,她的声音仍然充满渴望。她把手捏成拳头,轻拍桌子。她的鼻子和牙根都被她的表情弄皱了。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补充道,“但我还是要完成我的工作。”

深夜,她完成工作后,离开了她从未参加过的晚会。她一开门,眼泪就开始落下来。她的男朋友很苦恼,催促她离开。她一直在哭,没有回答。

第二天早上6点钟闹钟响的时候,她准时起床送手稿,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许多在北京挣扎的年轻人也经历了这一幕。每次他们放声大哭,擦干眼泪,他们就会变得更加坚强。

陈思宇正在拍摄一段视频。由《新京报》记者吴宁拍摄

欢迎一千万次阅读

2018年,陈思宇爱上了一个短视频平台上的旅游博客。另一方拍摄并拼接了各种生活场景,然后通过配音解释了他对生活的态度。在短短的60秒内,他似乎跟随博主走过了万水、钱山。

陈思宇研究了几天对方的视频,并决定采取行动。什么事?日复一日,工作中似乎没有什么新鲜事,所以周末做一个例行公事:从早上起床开始,吃早餐,乘地铁出去,参观独立书店,看电影,去印度餐馆吃饭,这就是两天的全部。

她的男朋友拿着手机帮她拍照,有时是地铁里扛行李的人,有时是街上的外国孩子,每隔几秒钟就转动一次镜子。

回家后,她用手机编辑软件剪下了视频。这只是简单的拼接,不是技术流程,也不复杂。我还写了一小段文字,读完之后,我给视频和背景音乐添加了音频。

“毕业一年后,在北方漂泊两年后,来到北京后,我发现住在北京并不远。”这是陈思宇第一个短片的开始。发行成功后,她的手机开始不停地响。

打开软件后,陈思宇发现阅读量持续上升,仅一天之内点击率就超过14万,追随者数量增加了5000人。她一整天都很兴奋,每隔几秒钟就拿起手机看看她的阅读量有没有变化。另一个朋友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我在推荐中看到了你的视频,你很生气。”

“北票”这个词触动了太多人的心弦。那些离开北京的人通过视频怀旧。那些在北京的人说他们也有同样的感觉,并且渴望在北京的未来生活。

将近一万条评论,她一条接一条地读着,有些人严厉地冲着对方喊道:"假的,这根本不是北票," "富二代,是吗?"炫耀什么?她忍不住生气,一个接一个地回去:“真正的北漂不是吃馒头,睡天桥。”。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周围的年轻人确实是这样生活的。"

起初,她读了视频上几乎所有的评论,并且会非常关心。后来,她慢慢明白了。也许北票戳了别人的痛处,通过互联网表达了她的不快:“如果这能帮助他们解决一些问题,那么我的视频也很有用。”

在第二段视频中,她选择拍摄晨峰。她提前设计了拍摄场景,涵盖了从起床到上班的每一个细节,在两个小时内拍摄完所有的片段,回家后两个小时进行编辑和配音。

“23岁的时候,我仍然很高兴成为北京的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名。”这就是这段视频的内容。

她真的着火了。视频阅读量在短时间内达到近2000万,好评达到100万。

后来,她继续拍摄了许多与北票有关的视频:“深夜加班打车”、“2019年愿望单”、“周末漫步”、“后海胡同”、“日常开支”、“年尾”、“与父母共度春节”、“回京”、“裸辞”、“选择北京的理由”等。她制作了生活中每个节点的短片。

同事们在户外为陈思宇拍摄视频。由《新京报》记者吴宁拍摄

成为一名全职视频博客作者

许多公司找到了她,并谈论签署合同、交通流量和股息。生活似乎一下子开始了新的一章,从被选中到主动出击。经过一番衡量,她与一家专注于内容制作的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并成为了一名全职的视频博客作者。

它变成“网络红色”了吗?陈思宇说她不这么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份工作。它仍然很努力。这和办公室工作人员没什么不同。计划话题、召开会议和担忧也是必要的。”

现在,陈思宇的经济状况更好了。从五环路搬到三环路使得房间更大,工作时间更短。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她,用长长的段落告诉她他们的生活,甚至给她发信息:“当我看到你的视频时,我躲在床上哭了。”或者一个初中生发来一个好消息:“我上了高中,看了你的视频后,我决定努力学习。”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这种需求也成为了她的动力。

从以前的“996”到现在的“007”,她一直在考虑拍摄,看好看的剪辑,当她想到新的想法时,马上把它们拿下来。几乎在她醒着的所有时间里,她都在考虑在视频中拍摄什么,她的包里也装满了随时可以拍摄的相机。

没有拍摄任务时,她会很早来到酒仙桥的办公室,和她的小伙伴一起寻找新闻热点和话题。确定主题后,她将设计视频脚本,出去拍摄,回来编辑,然后加入公司。加入公司后,一个合作伙伴会陪她以更快的速度计划、帮助编辑和更新视频。以前,视频最多一周更新一次,但现在几乎每天都在更新,“没有努力更新,粉末就会掉落。”

展示新青年的生活态度

短视频产业正在经历快速的变化,新的人和新的内容以新的方式吸引着观众的注意力。

“其实,多少粉丝都没用。打开软件时会出现推荐页面。每个人基本上都在同一起跑线上。”陈思宇表示,无论视频能否被持续推荐,重要的不是表扬、评论和转发视频,而是让用户完整地观看视频,也称为完成率。完成率越高,系统推荐率越高。

“视频的前6秒决定了观众是否会继续观看,所以第一句话必须有一些信息,我通常从一个问题开始。”在经历了一段完全被交通流量主导的时期后,慢慢地,陈思宇平静下来,现在她更关注内容。

最近,陈思宇计划推出一系列“100名年轻人”短片,联系各行各业的年轻人。她说,拍摄视频的过程是一个观察世界,与各种各样的人互动,尽可能展示新青年对生活的态度,同时也展示他们自己的态度的过程:“我希望告诉更多的人,世界上有很多可能性...这只是我的观点。”

“你看,这就是北京的魅力。它给每个人带来无限的可能性。两年前,我还很困惑,但我继续前进,找到我喜欢做的事情,并不断成长。至于我将来是否应该留在北京,那就是未来。”陈思宇说。

新京报记者张彤实习生孙超

编辑陈果

校对茜茜

快三娱乐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11选5购买 幸运28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