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规:醉酒后接替代驾进小区不属“道路醉驾”

发布时间:2019-11-30 19:59:20

[光明时报评论]

据报道,近日,浙江省公安机关和执法机关联合发布了《关于处理“酒后驾车”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明确表示醉酒后驾车进入居民区不是“路上酒后驾车”,引发网友争议。

这是浙江省司法机关颁布的关于酒后驾车的详细规定。事实上,近年来,上海、江苏、湖南、湖北等地都颁布了类似的规定。这也必须从酒后驾车入刑的原意和8年处决的社会效果来解释。

大约在2010年,全国几起著名的飙车和酒后驾驶案件的后果极其悲惨。刑法中的交通肇事罪只能惩罚已经发生的悲剧事故。然而,对于醉酒驾驶和摩托车赛车手来说,虽然他们的行为严重威胁了公共安全,但只能作为一般的行政违法行为进行处罚,不足以遏制这些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因此,在公众舆论的推动下,酒后驾车被正式指控为危险驾驶。

2011年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明确规定:"任何人在路上酒后驾驶机动车辆都应受到刑事拘留和罚款的处罚"酒后驾驶不需要“恶劣环境”的附加条件,也就是说,只要是酒后驾驶就是犯罪。那一年,公安部甚至颁布了相关的指导方针,规定凡符合酒后驾驶标准的人都应因涉嫌危险驾驶而受到调查。危险驾驶罪本身是一种危险犯罪,行为犯罪,不是结果犯,不需要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这些控制酒后驾车的高效铁腕措施起到了很好的威慑作用。没人再把酒后驾车当回事了。没有人敢鼓励司机在酒桌上酒后驾车。“不喝酒就开车,不开车就喝酒”的理念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

酒后驾车自从被关进监狱以来就有着重大的社会意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问题浮出水面并引发了讨论。

首先,酒后驾车的门槛相当低,这确实占用了大量司法资源。在江苏省,酒后驾车在所有刑事案件中所占比例最高,涉案人员占所有刑事案件的20%。

两者在开始时,“酒后驾车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受到惩罚”起到了严重的威慑作用,但也有必要体现惩罚与宽大相结合的原则。血液酒精浓度不应被用作“一刀切”的定罪指标,或者应结合具体行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有害结果做出全面的司法判断。

对于明显超出《刑法》危险驾驶罪范围的行为,不能简单地“一刀切”,机械地严格执行。应当结合犯罪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的性质来考虑。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普通犯罪量刑指南(二)》(试行),规定被告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驶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认罪悔改等。为了准确地判定被告有罪和判刑。情节明显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这一次,浙江的相关刑事政策也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原则。

一些网民还担心,如果将来在公共停车场醉酒驾车进入居民区而不被追究危险驾驶罪时出了问题,将不会有法律漏洞。事实上,别担心。根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住宅区和公共停车场原本不属于“道路”范畴。以前发生的交通事故不作为交通事故罪处理,而是作为过失致人死亡等犯罪处理。如果在居民区酒后驾车确实造成严重后果,他们也可以被定罪和判刑。

因为危险驾驶罪本身就是一种行为犯罪,不需要产生有害的结果,如果将血液酒精浓度作为单一的定罪指标,很容易将主观恶意较弱、社会危害性较小的行为(如在居民区移动汽车)纳入刑事犯罪的范围,这违背了实体正义原则,因此这种“微调”是必要的。应该说,酒后驾车的治疗正从以前简单的“三大法则”转向更精细的治疗,这实际上是一种进步。

(作者:沈斌,媒体评论员)

光明日报(2019年10月14日,第11版)

北京快三 快乐8下注 pk10赛车